你敢参加「恐惧游戏」吗?

2020-06-18 01:29:07编辑:

六月十八日,星期六

冰寒之气如雷鸣,嗡嗡的在她的体内急速流窜。她身上的牛仔短裤彷彿被石块拉着往下坠。幸好,长年和毕夏在採石场里赛跑、在溪流里游泳,让海瑟.尼尔成为健壮的游泳好手。

整个水域人体如鲫,到处可见有人扭动四肢、踢水、溅水、踩水:预备跳水的人和那些加入庆祝队伍的人哗哗的进入水潭,身上的衣服都还没换下呢,手上提着啤酒罐、指间夹着大麻菸。

她能听见远处传来的规律节奏,鼓声隐隐约约,她让鼓声催动自己潜入水中,无思、无惧。

这就是「恐惧游戏」挑战的目标:一无所惧。

已经有三十一个人完成跳水的动作了,他们全是海瑟的朋友或是以前的同学。只剩少数一撮人仍留在隆起岩岸的顶端,这里是採矿场北边一列凹凸不平、处处可见缺口的湖岸,尖凸出来,距离地面有四十呎高,彷彿一颗破土而出的巨大牙齿。

每位参赛者一旦爬上了岩岸顶端之后,都要报上自己的名字,然后由今年的比赛实况转播员狄金.罗杰斯从扩音器複诵名字一遍;为此,狄金还特地跟担任警察的哥哥借来了扩音器。

还有三个人必须完成跳水:梅尔.崔西、戴瑞克.克雷,以及娜塔莉.维雷兹。

小娜。海瑟最好的朋友。

海瑟把手指挤入岩石间的裂缝,使劲把自己往上拉。在刚才和过去几年里,海瑟看着所有其他参赛者在隆起的岩块上乱抓着摸索而上,像是什幺浸满水滴的巨大昆虫。儘管第一位下水的参赛者并不会因此添加额外的分数,每一年大伙还是赶着成为第一个跳下去的人。这和荣耀有关。

没有人知道是谁发起「恐惧游戏」的比赛,或是第一次比赛是在什幺时候举行的。

规则很简单。毕业典礼隔天便是比赛首日的「惊天一跳」。比赛会持续整个夏天。最后一关的挑战结束后,胜利者可以拿走全部的奖金。

每个卡普中学的学生都要捐钱赞助,没有例外。费用是一天一美元,从开学第一天算起,从九月持续到隔年六月学期结束为止。拒绝现金赞助的人会收到提醒通知,方式从温和而到激进:破坏置物柜、砸碎玻璃,到砸烂你的脸。

这很公平。任何想要参加的人都有机会赢。还有另外一条规则:所有高年级,也只有高年级,都有资格参加,在第一项挑战「惊天一跳」时,一定要说出自己参加比赛的目的。有时候会多达四十位学生参加。

向来就只有一位胜利者。

两个裁判会设计整场比赛、为每项挑战命名、传达指令、颁发奖金和扣减分数。他们会由前一年的裁判以极度机密的方式指定担任。在整个「恐惧游戏」的历史中,没有人承认过自己曾经担任裁判的角色。

当然,总是有流言蜚语流传着:各种的谣言和推测。

两位被祕密挑选出来的裁判发誓会守口如瓶,一起做事。这是唯一的方法。要不然,他们会成为贿赂、甚至是威胁的目标。这也就是为什幺必须要同时有两位裁判的原因,以确保事情得以平衡,降低单独一人会舞弊、洩漏资讯或提供线索的可能性。

如果参赛者事先知道会遇上什幺状况,就可以提前準备。这可就一点都不公平了。

奖金金额在扣掉裁判(不管他们是谁)应得的酬劳之后,通常是五万美金左右。

在举办比赛的七年里,发生过三起死亡事件──如果加上汤米.欧赫尔知道滚珠最后落到红色格子,当下拿起从当铺买来的手枪一枪毙了自己的话,则算是四个人死亡。

看懂了吗?即便是「恐惧游戏」的胜利者也一样会害怕某些事情。

因此,让我们回到毕业典礼隔天,「恐惧游戏」比赛进行的首日,也就是「惊天一跳」的日子。

海瑟闭上眼睛,深吸一口气。这是「恐惧游戏」的味道,夏天的味道。水潭边缘突然爆出了一堆颜色、声音和兴奋的尖锐笑声。有人燃放烟火。在瞥向奔放的红光和绿光时,海瑟看见了凯特琳.佛洛斯特和雪娜.兰伯特笑弯了腰,而派翠克.库伯特则试着想点燃多一点信号弹,增加能见度。

卡普镇上从来就没有大事发生。没有任何惊喜惊讶可言。狄金的声音在群众间迴荡着。

「各位先生女士,我要正式宣告:学校放暑假了!」

比赛开始了。每个人都雀跃欢呼。

他们高声嘶吼,其他人不会听见。

狄金的声音再度轰隆喊出:「『恐惧游戏』的规则很简单。每个人都可以参加,不过只有一个人能带走奖金。」

狄金宣布了奖金金额。

六万七千美金。

海瑟觉得腹部被什幺人揍了一下。六万七千美金。这是有史以来最大的数目。群众开始鼓譟,所有人像是被电流击中般,这个数字从这个人的嘴巴跳到另一个人的嘴巴。妈啊,老天,除非疯了才不想参加呢。

沙滩上的声音愈来愈鼓譟,几乎变成喧嚣了:嘘叫、尖喊、人们挥动着自製旗子和布条、爆破的烟火像是零星的枪砲声。她知道时间到了,哨音随时会响起。

「恐惧游戏」要正式开始了。

摘自《恐惧游戏》

你敢参加「恐惧游戏」吗?

Photo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阅读